工艺

明清家具有一种平行混面线脚叫劈料做

明清家具有一种平行混面线脚叫劈料做

2017年某拍卖会秋拍预展上,看到了一件非常有意思的方桌。如上图,黄花梨劈料做裹腿罗锅枨加霸王枨方桌。看着名字挺热闹的,我们仔细看一下。此桌边抹和牙条采用了劈料做、裹腿做、顶牙罗锅枨等结构。罗锅枨与劈料的牙条为一木连做,桌子下又施以霸王枨来增加它的稳定性。从这件桌子上可以看到,它的主要特征是劈料裹腿做。 那么我们来看一下什么是劈料呢?它是怎么产生的呢?劈料:在构件上造两个或更多的平行混面线脚。(王世襄《明式家具研究》)从定义中不难看出,劈料是一种混面的线脚。线脚在家具上起装饰作用。它多在明及清早
中国传统家具之一木连做的合理性

中国传统家具之一木连做的合理性

中国传统家具历经千百年的传承、发展及创新,曾在明嘉靖、万历到清代康熙、雍正这二百多年的中创造出了传统家具的黄金时代,也为我们留下了诸多材美工良、造型优美的家具。 这其蕴含着丰富的文化价值及工艺美术价值。我们今天所谈论的主题是:中国传统家具之“一木连做”的合理性。首先我们来了解一下什么是:“一木连做”。一木连做是古典家具制作过程中采用的一种传统工艺,它指家具的两个或更多的构件由一块木料造成。它可使结构更加合理,家具架构更加牢固及线条更加完美流畅。我们今天从一些家具的腿足、束腰和翘头等部位来逐一分析
古典家具中立体及色彩的另一种表现形式 镶嵌

古典家具中立体及色彩的另一种表现形式 镶嵌

宋代,是一个文人的时代,他们追求自由,喜欢音乐,爱酒,爱香气,爱美人,爱每一个民间节日,随心随性的去踏青、观灯、赏花、流浪,在诗酒风流中不忘爱国,优雅的过着自己的日子。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成为一种风雅。他们清淡悠远,从容逍遥,把循规蹈矩的方式改成随心的自由奔放。故而出现了传唱不衰的宋词,出现了书画史上的繁荣。而古典家具也随着人的思想的改变出现了多姿多彩的表现方式:镶嵌。

古典家具最委婉的表达方式 委角

古典家具最委婉的表达方式 委角

“人禀七情,应物斯感,感物吟志,莫非自然。”此句出自刘勰之 《文心雕龙》 。意指人有着各种情感,因外物触发而感动,有感而发的吟咏思想感情,都是顺应心意自然而然的流露而出。所有是非,皆有曲直而论。有曲有直,跌宕而行,方能更深体会人生之真谛。

古典家具凳子中那些实用且优美的枨子

古典家具凳子中那些实用且优美的枨子

在古典家具中,榫卯的拍合是家具的主要联结方式。胶也就是加大榫卯结合面的拼合强度,以延长家具的使用寿命。但家具在漫长的使用过程中,由于环境的变化或者长期的受力使用中,不可避免的会造成榫卯的松动。以桌案类和椅凳类家具为主,除了有基本的边抹结合,腿子与面的结合外,不可避免的要用到枨子以加强腿足之间的联结。此枨子无论如何形态,无论如何造型,其最终目的皆为保证家具的整体耐用及安全美观的作用,下面我们来看看这些多姿多彩的枨子。

上海博物馆的黄花梨插肩榫翘头案与插肩榫粗解

上海博物馆的黄花梨插肩榫翘头案与插肩榫粗解

面板一块玉,翘头与抹头一木连做。沿着牙、腿边缘起灯草线,腿足正中起“两炷香”线。插肩榫两侧在牙条上各锼卷云一朵,妙在卷云稍稍向内倾仄,云下又生出小小钩尖。案足在肩下不远处,做出花叶轮廓,在其宽出的部位,凿眼安横枨两根。足端雕卷云纹。

明清家具榫卯结构之抹头

明清家具榫卯结构之抹头

凡用攒边的方法做成的方框,如桌面、凳面、床面等,两根长而出榫的叫“大边”,两根短而凿有榫眼的叫“抹头”。如四根一般长,则以出榫的叫“大边”,凿眼的叫“抹头”。大边和抹头可以合起来简称“边抹”。

明清家具中的经典刀牙板画案与夹头榫结构

明清家具中的经典刀牙板画案与夹头榫结构

夹头榫:这类榫卯结构在案形家具中最常见,家具的腿足上端开口,嵌夹牙条与牙头,连结成方框,腿子顶端出榫,与案面的卯眼结合,结构稳固,能使案面和足腿的角度不易改变,使四足均匀地分担案面重量。装配时牙板与牙头攒成一体,里面开有凹槽,牙板沿腿子中间凹槽自上而下推入;牙板中心线与腿子中心线重叠。

古典家具用在圆包圆或一腿三牙家具上的垛边

古典家具用在圆包圆或一腿三牙家具上的垛边

垛边,是顺着边抹底面外缘加贴的一根木条,借以增加边抹看面的厚度,多用于裹腿做及一腿三牙罗锅枨式的家具。裹腿做的凳、桌多属无束腰结构,在它面子的边抹下常加“垛边”。每根垛边两端均格角并凿透眼。腿足顶端的长短榫须先贯穿垛边上的榫眼,然后再与面子四角的榫眼拍合。

抽屉中的小乾坤

抽屉中的小乾坤

抽屉乃占用家具内部空间,安装可以推入抽出的容具。一般抽屉是由:抽屉脸、抽屉立墙、抽屉底板、抽屉挡板五部分接合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