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赏 第10页

博物馆收藏的两件雅致的黄花梨有束腰马蹄足条桌

博物馆收藏的两件雅致的黄花梨有束腰马蹄足条桌

条桌在古典家具中隶属于承具,它的主要功能是摆放,或与坐具搭配供人题字、作画、办公等所用。这条桌,尤其是明式条桌,多与文人雅士有关,讲究“雅致”二字,造型简约明快, 线条流畅自然,清秀雅致。在此,我们来鉴赏两款珍藏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内的两件颇为雅致的黄花梨有束腰马蹄足条桌。

古典家具中使用顶牙罗锅枨结构的桌案类家具

古典家具中使用顶牙罗锅枨结构的桌案类家具

罗锅枨,也叫桥梁枨。一般用于桌、椅类家具中,起到横向连接的作用,它的基本形态中间高拱,两头位置地于中间,形似“罗锅”而得名。罗锅枨用于家具中,有两种使用形式:罗锅枨加矮老或卡子花;顶牙罗锅枨。所谓顶牙便是罗锅枨顶端直抵牙板或者边抹的造法。


国家博物馆之四出头官帽椅式有束腰带托泥雕花宝座

国家博物馆之四出头官帽椅式有束腰带托泥雕花宝座

宝座,作为中式家具中的大型坐具,自古以来就被人们所敬仰。无论形制还是从其装饰手法上,给人高高在上,莫敢不从的霸气。庙堂之上,帝王端坐于宝座之上,那正统的君临天下之气,表现的淋漓尽致。为了显示宝座至于皇权的威严感,清雍正帝曾明确规定宫内太监在“凡有宝座之处行走经过,必存一番恭敬之心,急趋窜步方和礼节”,可见宝座在统治者眼里已经有了自己营造的神圣味道。它不是一般的家庭用具,只能被用在宫廷、府邸和寺院中。

文人最爱的留青竹刻

文人最爱的留青竹刻

竹在我们生活中的用途可谓丰富多彩:竹笋可入菜,竹竿可撑船,可做梯子,造房屋。竹可做家具什物也可装点园林。于竹而言,被做成竹简用来书写、记事是它不再是历史的过客,而是历史的见证者。商代时期其已被使用,到战国时期,竹简的使用变得十分广泛。《后汉书 宦者传 蔡伦》曾记载:“自古书契多编以竹简,其用缣帛者谓之为纸”。

古代财富与身份象征的古典家具之拔步床

古代财富与身份象征的古典家具之拔步床

“牀”字早见于甲骨文,《北山》中关于床的记载:“或息偃在床,或不已于行”。这句大意为有人在床榻上休憩,而有人却在不停奔波。床,作为人们小憩或睡眠的家具,经过千百年的演化,形成了诸多风格与款式。它不仅成为了一种睡眠必备家具,也是主人品位及家居装饰格调的体现。

上博藏品明黄花梨五足内卷霸王枨圆香几的前世今生

上博藏品明黄花梨五足内卷霸王枨圆香几的前世今生

王世襄先生在《怀念梦家》一文中写道:“梦家买到一具明黄花梨五足圆香几,我爱极了。我说:‘你多少钱买的,加十倍让给我。’抱起来想夺门而出。梦家说:‘加一百倍也不行!’被他迎门拦住。”两位收藏界大师为一具香几你争我抢(自然也是闹着玩),梦家甚至做老鸡护小鸡状,该是多么可爱啊!

有束腰带托泥雕花圈椅鉴赏

有束腰带托泥雕花圈椅鉴赏

家具要精致舒适,离不开优美流畅的线条。正如欣赏书法一般,若用心去看,便能感到作者的抑扬顿挫之情感宣泄,也能感其一气呵成之痛快淋漓。用心之作,必然会有令人凝神驻足欣赏之魅力。稳重中不乏灵动,饱满圆润,方为上上佳品。

儿时家中最常见的家具之 马扎

儿时家中最常见的家具之 马扎

在童真年代,最为怀念的居然是仲夏晚饭后的热闹或静谧。傍晚全家人在院子里放一个炕桌,围坐吃晚饭。饭后,母亲就会去洗碗,洗好碗要用一把草把屋子熏一下,用来驱赶屋子里的蚊虫。全家人会拎着小马扎到院子门口去乘凉,奶奶会摇着蒲扇,跟母亲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那时的我们在疯跑一通后,也会围坐在奶奶身边唱歌,看星星。 记忆中的奶奶,最常用的是她的蒲扇还有拎来拎去的马扎。在家里,马扎的利用率是最高的,无论做饭烧火,吃饭,乘凉,剥玉米皮,揪花生等等,都离不开它。对于马扎笔者有着深刻的感情。它承载着家庭浓浓的爱与温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珍藏的两对四出头官帽椅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珍藏的两对四出头官帽椅

在中国漫长的历史发展中,人们为了舒适的生活已经开始在先秦时代使用了坐卧用具及置物之具等家具。汉代时期的漆木家具应非常的精美。从席地而坐到垂足而坐,南北朝时期已经开始流行那些垂足而坐的椅凳等坐具。它们随着历史的发展,越来越娴熟精湛,形体结构越来越科学合理,材质精美,工艺精湛,精益求精,成就了世界闻名的中国“明式家具”。

古典家具中代表富贵及繁华的夏花之美

古典家具中代表富贵及繁华的夏花之美

夏至已至,芙蕖绽放,菡萏含羞,正是赏荷好时节。在烈日下看到这些争相开放的夏花,总能想起泰戈尔那句:“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夏花的绚烂在于用整个生命绽放,它迎接骄阳,不畏风雨,完美而又盛大的绽放自己的希望,待到秋风吹起时,安静的接受生命的轮回。对于美,人们都会把它带入生活中,再加以提升,便是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