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8月

对比两款有束腰马蹄足长方凳,细品明式家具标准器和奇葩的差距

对比两款有束腰马蹄足长方凳,细品明式家具标准器和奇葩的差距

这几天看某国际拍卖会预展的家具,发现两件有意思的长方凳。同样都是有束腰马蹄足,罗锅枨,洼堂肚牙板两者相比,高下立见,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来看这两款凳子:第一款:有束腰马蹄足罗锅枨长方凳。尺寸:长47厘米;宽39.4厘米;高49.5厘米,黄花梨制。座面边抹攒框,屉为席面。边抹线脚从上向下内收到底压边线。腿足与上部构件以抱肩榫接合。四足间施罗锅枨。牙板为洼堂肚造型。腿足与牙板沿边线起灯草线,收于隽秀挺拔的马蹄足。枨子与腿足接合位置梢退后以齐头碰安装,以保持线脚轮廓的完整。这是一款非常有代表性的明式家
一场荒唐一场醉,说《韩熙载夜宴图》的由来及古典家具的演变特征

一场荒唐一场醉,说《韩熙载夜宴图》的由来及古典家具的演变特征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虞美人》李煜李煜,南唐后主,这首缠绵悱恻的思乡思故国情怀,却成了催命词。宋代王铚《默记》:“后主在赐第,因七夕,命故妓作乐,声闻于外。太宗闻之,大怒。又传‘小楼昨夜又东风’及‘一江春水向东流’之句,并坐之,遂被祸”。自古君王多疑常以“孤”“寡”自称。李煜因一首词丢了命,但李煜为君时他的臣子韩熙载也因《韩熙载夜宴图》终未能坐上相位。欧阳修《新五代史 南唐世家 李煜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