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发布

中国古典家具中那些呈现窈窕之态的高束腰

中国古典家具中那些呈现窈窕之态的高束腰

我国古典家具,从造型来说,可以用有束腰和无束腰来划分。这无束腰家具在历史中出现的时间较为久远,可追溯至“商”“周”时期。而有束腰家具则始源于“唐宋”时期。在这里我们重点关注一下这些有束腰家具。什么是束腰? 原是须弥座上枭与下枭之间的部分。此造型移到家具上,成为面子的边抹与牙条之间缩进的部分。它是我国古典家具中非常典型的式样之一。 束腰构件被应用在家具中,可根据不同家具造型与风格,赋予同等气质的变化,给家具增加无尽韵味,尤以高束腰结构甚之。我们用几件典型的高束腰家具的来欣赏高束腰造法如何赋予家具“
从《明式家具珍赏》封面的那把圈椅说起一

从《明式家具珍赏》封面的那把圈椅说起一

这件透雕麒麟纹圈椅的原型是王世襄老爷子的旧藏,也是《明式家具珍赏》的封面,现被收藏在上海博物馆家具馆。能被王世襄用作封面的一把椅子一定有其非同寻常之处,所以我们以这把圈椅为出发点,比较了众多的圈椅实例,发现它是很特别的一把,而要想解读这些特别之处,最好的办法就是去制作他,模仿当时工匠的行为,应该就会明白他们的思想,所以在制作之初,我们就把追寻原作神韵,体会当时工匠制作的想法和意图,而不是照抄原作尺寸仅仅追求外形高仿作为我们的目的。

明式家具里经典款式中的黄花梨四出头官帽椅

明式家具里经典款式中的黄花梨四出头官帽椅

在安思远先生对中国古典家具收藏研究的过程中,他对自己的藏品进行了详细的解析,也对类似藏品做了详尽的图文资料解析。我们接下来看这两件非安思远先生收藏的四出头官帽椅。四出头官帽椅这件四出头椅子来自于美国堪萨斯城纳尔逊美术馆。它的年份为明末清初的十七世纪。图为一对中的一只。尺寸为:长58.2厘米;宽44.5厘米;高120.6厘米,材质为黄花梨木。这件椅子是典型的明式四出头官帽椅。靠背板用一块花纹精美的S形黄花梨独板构成,搭脑在与靠背板相接处有舒适的弧度后倾,以满足头部倚靠时的舒适感受。搭脑中间稍高,两
 一炷香插肩榫酒桌

一炷香插肩榫酒桌

插肩榫酒桌,案形结体,北方匠人习惯称为酒桌,原型为侣明室旧藏,设计极具空灵感,仅有桌面冰盘沿与腿足一炷香线条的装饰,可以认为是简约派的代表作。冰盘沿上部平直然后急速内向削成干净利落的斜面。特窄牙条,由犀利有力直线转微弧形与腿足相交,修长腿足中央起一炷香线,由地面直贯桌面,分外醒目,整体格高神秀,超逸空灵。

安思远旧藏少见的两出头官帽椅和霸王枨官帽椅

安思远旧藏少见的两出头官帽椅和霸王枨官帽椅

随着对安思远先生更多家具的研究发现,他收藏的中国古典家具带有他自己的审美眼光及意趣。今天我们且来继续关注安思远先生收藏的几件非常有意思的椅子。两出头官帽椅从这件官帽椅的名字上看,我们就非常期待一睹这两出头椅子的真容。搭脑与扶手都出头的官帽椅叫四出头,都不出头的叫南官帽。这椅子却是介于两者之间,搭脑两端出头,扶手不出头。此椅子尺寸为:长59厘米;宽42.5厘米;高113.7厘米;座面高52.7厘米。通过查找资料,两出头的官帽椅留存实物比四出头官帽椅或南官帽椅少。但遵从收藏规律,越是留存数量少的,越
安思远收藏的马蹄足与无联帮棍的两件南官帽椅

安思远收藏的马蹄足与无联帮棍的两件南官帽椅

前面解析过“美国古董教父”安思远先生收藏的两件四出头官帽椅,接上文,我们继续来鉴赏安思远先生收藏的其它官帽椅。方材马蹄足南官帽椅关于官帽椅,在上一篇文章《解读美国古董教父安思远收藏的两件无联邦棍四出头官帽椅》 中已做详解,请参考。此椅子为“南官帽”式,扶手和搭脑都无出头。这款南官帽椅的搭脑两端下弯,用以突出椅背中间高耸部分,靠背采用纹理华美的独板,以显优雅尊贵之韵。搭脑与后立柱格角相交。同样,扶手与鹅脖相交处也是采用格角相交的造法。两扶手下施以联帮棍,以加强椅子扶手的支撑。座面贴席硬屉,座面榫卯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展出古典家具之随方制象(四)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展出古典家具之随方制象(四)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展出之随方制象古典家具展接上文,黄花梨高扶手官帽椅 一对 明长 52厘米; 宽 46.8厘米; 高 90厘米; 座高 46厘米明代南官帽椅中有一种扶手倾斜度比较大的类型,扶手与后足连接处比一般扶手椅高,与搭脑相距较近,故呈现出向前倾斜之势。 这类形制在江南各地广为流行,所见用材各有不同, 工艺也有简有繁,但特征相同。 这对椅子搭脑与后腿、扶手与前腿交接处都使用挖烟袋锅的做法,反映出做工工艺的讲究。 靠背为打槽装板三段式做法,上段为浮雕草龙,下有亮脚,中段则选用纹理优美的板材镶嵌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展出古典家具之随方制象(三)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展出古典家具之随方制象(三)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展出之随方制象古典家具展接上文,矮南官帽椅 榉木 长 71厘米; 宽 58厘米; 高 77厘米;座位高 31.5厘米。此椅子为榉木圆材,腿子外圆内方。搭脑向后弯度较大,两端与腿子相交处安角牙。鹅脖与腿子并非一木连作,与扶手相交处也有角牙。椅盘原来软屉,未经改换。椅盘以下,四面直券口牙子,缘边起灯草线。此椅子的椅盘高度为一般明式椅子的一半。此类尺寸的坐具,在明清家具中所见甚少。我们也看到一些座高较矮的明清时期的椅子,多为截腿改造而成。而此椅子原物就为此形,制作之初,或许被用做寺庙
古典家具宝贵的斑驳光影记忆

古典家具宝贵的斑驳光影记忆

古典家具,作为我们中华民族千百年来的文化传承,在历史的长河中总有那些历经岁月打磨的精美器物呈现在我们面前。柜子表面固然精美非常,但柜子里面原来的保护层经过岁月的洗礼后,呈现出不一样的时光交错感,原来这叫经历。斑驳是大漆家具经过上百年沧桑的磨砺后,呈现出的最美状态。或许有人不喜欢,但这斑驳确是真的历史。岁月留给家具的不一定都是斑驳与沧桑,精美有时也会乍然惊现,这种美轮美奂的美是去掉新家具的“火气”才出现的温润之感。岁月静好,我自安然,这就是最美的写照。被历史与岁月蒙上灰尘的家具,经过重新打磨洗练,
有束腰马蹄足榻

有束腰马蹄足榻

榻狭长较矮,仅容一人,故又名“独睡”。榻面攒框镶心,边抹上舒下敛偏下部打漥凹进,至底压边线。方材直足,内挖马蹄,兜转有力,牙条下起边线与腿子边线交圈。整器简约光素,与素雅的造型相得益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