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苏富比2015 秋拍欧洲私人收藏的中国古典家具

LOT.1 明末清初 黄花梨圈椅一对.JPG

LOT.1 明末清初 黄花梨圈椅一对

尺寸:101 x 73 x 56 公分,39 3/4 x 28 3/4 x 22 英寸

本对圈椅搭脑连接扶手,线条流丽。圈椅常见于明清木刻版画,多为成对或四件,用于进餐、作画或款客。圈椅亦可加长桿于左右,作达官贵人之官轿。Craig Clunas叙述,此类椅展示坐者权势,乃上宾之椅,见《Chinese Furniture》,伦敦,1988年,(见页24)。圈椅之结构源自竹圈椅,工匠拗弯竹竿成弧形,再以天然物材绑紧。其后不久,木匠改用木材製作圈椅,以巧工妙思,发展技法,一木连做弧形椅圈。可参考数例,靠背板刻开光纹饰,其一图见Sarah Handler,《Ming Furniture in the Light of Chinese Architecture》,柏克莱,2005年,页113;另一例为安思远旧藏,载于《Chinese Furniture. Hardwood Examples of the Ming and Early Ch’ing Dynasties》,纽约,1971年,图版18,售于纽约佳士得2015年3月18日,编号139;两对售于纽约苏富比,先后为1987年10月9/10日,编号440及1992年6月3日,编号355;再比一例,售于纽约佳士得2011年3月24日,编号1386。

LOT.2 清十八世纪 黄花梨四面平长方桌.JPG

LOT.2 清十八世纪 黄花梨四面平方桌

尺寸:82 x 102 x 54 公分,32 1/4 x 40 1/8 x 21 1/4 英寸

本桌属四面平式,直腿方材,四面齐平,透雕角牙,令结构更平稳坚固。本品朴雅,乃最受欢迎之中式家具式样之一,或发展自长方盒形之桌、椅或床榻,后者常见于唐代书画,一例可见敦煌112窟,高台座,低横枨,图载于Sarah Handler,《Austere Luminosity of Chinese Classical Furniture》,柏克莱,2001年,图版 8.7。无束腰之桌例,以罗锅枨较为常见,一例载于嘉木堂《明式家具》,香港,1995,图版3,售于香港佳士得2012年11月28日,编号2040;另一例载于伍嘉恩,《侣明室家具图集》,香港,2000,图版23;另有两例,售于纽约佳士得,其一出自Robert P. Piccus伉俪收藏,2000年9月21日,编号35,其二出自William Lipton收藏,2008年9月17日,编号 153;纽约苏富比亦售一十七世纪製桌例,1987年10月 9/10日,编号429。另可比较一黄花梨桌,无束腰及横枨,图载于Gustav Ecke,《Chinese Domestic Furniture》,拉特兰,1962年,图版15。

LOT.3 清十八世纪 黄花梨方凳一对.JPG

LOT.3 清十八世纪 黄花梨方凳一对

尺寸:52.5 x 50.5 公分,20 5/8 x 19 3/4 英寸

本品腿足微弯、马蹄足、罗锅枨,乃最广为后人複製之中式家具之一。本凳座面编籐蓆,尤具特色。竹材加工逐渐式微,编籐工艺亦随之衰落,如本品之编籐蓆座面,逐渐改为硬座。王世襄论述,软编籐蓆座面紧贴人体结构,随坐者姿势变动轻微调整,兼具通风功效,明代以降,流行于苏州及广州等地,见《Connoissuership of Chinese Furniture. Ming and Early Qing Dynasties》,香港,1990年,卷1,页 174。比较黄花梨罗锅枨长方凳四张成堂,出自叶承耀医生收藏,曾展于《攻玉山房藏明式家具》,香港苏富比,2015年,编号11;另一组出自Tseng Riddell收藏,曾展于《风华再现:明清家具收藏展》,台北,1999年,页64-66;另有一对出自Karl Benno Gruber博士收藏,售于纽约苏富比2007年9月18日,编号77;再比一例,出自安思远收藏,售于纽约佳士得2015年3月18日,编号130。

LOT.4 十七十八世纪 黄花梨方角立柜一对.JPG

LOT.4 十七/十八世纪 黄花梨方角立柜一对

尺寸:199 x 125 x 66 公分,78 1/4 x 49 1/4 x 26 英寸

本品尺寸硕大,雍雅瑰丽,置于厅房,满庭生辉。四件柜、又称顶箱立柜,共分成四格,上下各二,成对製造,或相对摆放、或并排于房门左右,或两柜之间置一小箱。本品三弯腿秀丽娴雅,原来应为相对摆放,而非左右并排,主人应为妇女,属富贵人家。柜身近足处刻精緻纹饰,更显柜身素面板木材自然美态。观察此柜间隔,可知中式衣物收藏习惯。旧时中式衣物,容易摺成长方形状,层层叠上,方便穿着。衣服正中多有摺痕,亦有数行横痕,无损美观。带牙板之柜,多含暗格,柜底置一活板,上提取出,下置饰物或较鲜用之物,本品亦然。比较一例,尺寸相近,牙条、柜膛面及框面雕卷草花鸟纹,奉文堂藏,售于香港佳士得2015年6月3日,编号2833;另可比较一紫檀黄花梨例,出自两依藏,曾展于《风华再现:明清家具收藏展》,国立历史博物馆,台北,1999,页179。Fredric Mueller收藏一对黄花梨顶箱立柜,顶箱完整,牙条、柜足及圆形金属合页均为素面,图见安思远,《Chinese Furniture》,图版130,售于香港佳士得1991年11月27日,编号237;另一单柜售于纽约苏富比1991年5月28日,编号376。

LOT.5 清十八世纪 紫檀卷草纹长方几.JPG

LOT.5 清十八世纪 紫檀卷草纹长方几

尺寸:14 x 38.5 x 19 公分,5 1/2 x 15 1/8 x 7 1/2 英寸

本品雕工卓绝,打磨光滑,乃清朝紫檀家具典型。雕工繁缛,应为苏州或京城艺匠所造,兼收西洋洛可可主题与传统中式纹饰,匠心巧运,更见清朝对欧洲工艺风格之兴趣。伦敦苏富比曾售一例,尺寸较大,纹饰较简约,下承马蹄足,2014年11月5日,编号123;另有一束腰例,下承马蹄足, 售于香港佳士得2008年5月27日,编号1564。

LOT.6 十七十八世纪 黄花梨笔筒.JPG

LOT.6 十七/十八世纪 黄花梨笔筒

尺寸:18 公分,7 1/8 英寸,直径

LOT.7 十七十八世纪 黄花梨笔筒两件.JPG

LOT.7 十七/十八世纪 黄花梨笔筒两件

尺寸:较大者:20.5公分,8 1/8 英寸,直径

LOT.8 十七十八世纪 黄花梨独板面翘头案1.JPG

LOT.8 十七/十八世纪 黄花梨独板面翘头案

尺寸:94 x 284 x 42 公分,37 x 111 3/4 x 16 1/2 英寸

本案以名贵黄花梨木製成,纹饰瑰丽,雕工利落,珍罕难得。如此上品,製于苏州或北京作坊。胡德生于《故宫博物院藏明清宫廷家具大观》,卷1,北京,2008年,页38-40,作者论述,苏式家具以造型典丽、线条优雅、结构秀朗、比例均称及纹饰精巧见着,京式家具则主要由广州艺匠来京製造。本案腿足内缩,常见于家族宅邸接待贵客之大厅,置于墙边,展示主人身份品味。明代文震亨(1585-1645)《长物誌图说》称之曰「壁卓」,并述:「飞角处不可太尖,须平圆,乃古式」。(见Craig Clunas,《Chinese Furniture》,伦敦,1988年,页54)本品属翘头案式样,演变自祭坛供桌,东周时用作放置祭品肉食。翘头方案,可见于东周匜上纹饰,湖北当阳赵巷春秋墓出土一翘头漆案,图见Sarah Handler,《Chinese Furniture. Selected Articles from Orientations 1984-1999》,香港,1999年,页200。直至明代,此类案用途更广,明代书画及木刻版画可证。明张宏(1577年-1652年后)画骨董鉴赏图,以一翘头案为画案,并陈置古物于上,而崇祯年版品《金瓶梅》木刻版画则画同类翘头案,上置香炉供器。(出处同上,图14及6)。可参考一例,腿足内缩、撇足、角牙雕刻相近,出自Florence and Herbert Irving 收藏,现藏于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纽约,图见Sarah Handler,《Austere Luminosity of Chinese Classical Furniture》,柏克莱,2001年,图版14.16,同录一例,尺寸较大,图版14.17;另有两例,分别售于伦敦苏富比1987年10月30日,编号103及纽约苏富比1989年4月18/19日,编号528;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一铁梨案例,尺寸较大,图见《A Treasury of Ming and Qing Dynasty Palace Furniture》,出处同上,图版306。此类案亦有直足例,一例售于纽约苏富比1989年4月18/19日,编号485。尚可参考一黄花梨例,製于十七世纪,现藏于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费城,图载于安思远,《Chinese Furniture. Hardwood Examples of the Ming and Early Ch’ing Dynasties》,纽约,1996年,图版 56。黄花梨,中国最珍重之硬木木材之一,色泽明亮,木纹典礼,微带甜香。明清二朝用之製作上乘家具,艺匠巧用此材特质,製成家具平素光滑,古雅纯朴,突显其自然美态。又以海南降香黄檀为至上品,木色多样,可从浅黄到紫赤。至清朝,黄花梨尤得宫廷珍视,乃御用家具之经典造材。

LOT.10 清初 紫檀方凳一对.JPG

LOT.10 清初 紫檀方凳一对

尺寸:48 x 55.5 公分,18 3/4 x 21 3/4 英寸

带直角角牙之正方凳,无马蹄足,一例出自C.P. Fitzgerald 及安思远收藏,四张成堂,角牙上托薄牙条,载于《Chinese Furniture. Hardwood Examples of the Ming and Qing Dynasty》,纽约,1971年,图版111,售于纽约佳士得2015年3月18日,编号134;另一例售于纽约苏富比1987年10月9/10 日,编号447。

LOT.11 明末 黄花梨平头案.JPG

LOT.11 明末 黄花梨平头案

尺寸:87 x 215 x 44.5 公分,34 1/4 x 84 5/8 x 17 1/2 英寸

平头案属经典造型,流行广泛,除按房宅大小更改尺寸之外,造型基本不变。George N. Kates论述,此类案或可摺合至较小面积,角牙或为支承,详见《Chinese Household Furniture》,纽约,1948年,页78。本类案可见于社会所有阶层,木材、造工优劣显示主人身份地位。本品打磨圆润,木质上乘,当为宫廷或富裕文士所有。比较一例,尺寸较小,出自Gustav Ecke博士收藏,出处同上,图版30;安思远旧藏一例,尺寸略大,製于十七世纪,案足及框架较粗,售于香港佳士得2015年3月17日,编号42;另一例售于纽约邦瀚斯2013年9月17日,编号8131;亦可参与本拍卖清十八世纪黄花梨长方案,编号14。

LOT.12 清十八世纪 黄花梨棋桌1.JPG

LOT.12 清十八世纪 黄花梨棋桌

尺寸:87 x 94 公分,34 1/4 x 37 英寸

本桌造形简洁,明丽典雅,仅饰云纹式角牙及马蹄足,内藏精妙建构,匠心尽见。桌面为活心板,装卸简易,底藏棋盘,黄杨木框,棋盘侧镟圆口棋子盒两个,桌侧四面各有一抽屉,小巧隐蔽。此类桌甚为实用,既可作餐桌,亦供双陆、围棋对弈,常见于十八世纪书画及木刻版画,桌前者多为妇女,见姚文瀚《芳亭採花图》,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曾展于《新视界 : 郎世宁与清宫西洋风》,台北,2007年,编号32。棋桌于中国历史悠久,现存作例包括东汉年製六博棋桌,围棋棋桌则源于唐代,至宋代更为流行,Sarah Handler论述,古籍记载玄宗好围棋,一日下棋,将输,贵妃放猧子于坐侧,猧子乃上局,局子乱,上大悦,详见《Austere Luminosity of Chinese Classical Furniture》,柏克莱,2001年,页187。可参考一霸王枨棋桌,现藏于费城博物馆,图录于安思远,《Chinese Furniture. Hardwood Examples of the Ming and Early Ch’ing Dynasties》,纽约,1971年,图版73,同书上有一例,现藏Cleveland Museum of Art,克里夫兰,图版74;另可参考一例,尺寸较小,售于纽约苏富比1987年10月9/10日,编号398;另一例售于香港佳士得2008年12月3日,编号2531;一例出自安思远收藏,售于纽约佳士得2015年3月17日,编号44。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一漆桌例,製于明代,图见《A Treasury of Ming and Qing Dynasty Furniture》,北京,2007年,图版334。

LOT.13 清十八世纪 黄花梨圆角柜一对1.JPG

LOT.13 清十八世纪 黄花梨圆角柜一对

尺寸:108 x 84 x 49 公分,42 1/2 x 33 x 19 1/4 英寸

此柜形线条清雅,尺寸多样,用途灵活,乃中式家具当中最受欢迎之柜形之一,属经典式样。门框起线,装饰简洁,彰显材质木纹及色泽天然美态。Sarah Handler论述,此类柜亦作陈设高古铜器、玉器及细小器物,亦置书籍衣物等,详见《Austere Luminosity of Chinese Classical Furniture》,柏克莱,2001年,页254。比较一对例,尺寸较小,售于纽约苏富比1987年4月25日,编号557;另见一黄花梨、瘿木及硬木例,出自赛克勒博士信託收藏,售于纽约苏富比2009年9月16日,编号 6;再比一对黄花梨镶楸木圆角柜, 属Hoppenot伉俪故藏,售于香港佳士得2012年11月28日,编号2017。

LOT.14 明末 黄花梨平头案1.JPG

LOT.14 明末 黄花梨平头案

尺寸:83 x 201 x 46 公分,32 5/8 x 79 1/8 x 18 1/8 英寸

长方案造型简洁,各式家具中用途最广之一。观明清书画,可见其多种用途,包括供桌、画案及小几等,轻巧简约,可随意搬动至屋中各隅,属典型式样,结构线条一目了然,源自建筑,旧称一字桌,因桌形如「一」字而得名,出自明万曆《鲁班经匠家镜》。本桌尺寸硕大,独板案面,可见木材取自上乘黄花梨树,树身高大。比较一例,製于十七世纪,尺寸较大,案足及框架较粗,安思远旧藏,售于香港佳士得2015年3月17日,编号42;另一例售于纽约邦瀚斯2013年9月17日,编号8131;亦可参与本拍卖清十八世纪黄花梨长方案,编号11。尚有一供桌例,图见《雍正像耕织图册》,图见《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清代宫廷绘画》,香港,1996年,图版11,第23开。

LOT.15 清十八世纪 黄花梨乌木六方扶手梳背椅一对.JPG

LOT.15 清十八世纪 黄花梨乌木六方扶手梳背椅一对

尺寸:84.5 x 83 x 42 公分,33 1/4 x 32 5/8 x 16 1/2 英寸

本品简约幽丽,乌木古朴深沉,对比黄花梨木温润金黄,如此配搭,优雅难得。竹椅多以小段竹枝加强椅背及扶手结构,本品梳背、圆角、双椅盘及双托泥设计即为模仿竹椅而建。可比较一六方椅,梳背于本品相近,出自Harold Acton收藏,图载于Gustav Ecke,《Chinese Domestic Furniture》,拉特兰,1962年,图版88;另一例带靠背板,载于田家青, ,《Selected articles from Orientations 1984-1999》,香港,1999年,页 139,图版 5,同见一明朝作例,图版 4。

LOT.16 清十八世纪 红木双圈卡子花方凳一对1.JPG

LOT.16 清十八世纪 红木双圈卡子花方凳一对

尺寸:49.5 x 57.5 公分,19 1/2 x 22 5/8 英寸

参考一黄花梨例,形式相近,枨子与椅盘间装饰用途之双圈卡子花亦与本品相若,出自北京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收藏一明朝作例,图见王世襄,,《Chinese Furniture. Selected Articles from Orientations 1984-1999》,香港,1999年,页 49 ,图版20;另一对售于纽约苏富比1988年10月19/20,编号 515。卡子花双圈互扣,意寓双喜,多见于明清家具,清宫旧藏,现存于北京,图载于《 A Treasury of Ming and Qing Dynasty Palace Furniture》,北京,2007年,卷 1, 73;另见床例,现藏于Honolulu Academy of Arts,载于安思远,《Chinese Furniture. Hardwood Examples of the Ming and Early Ch’ing Dynasties》,纽约,1971年,图版37。

LOT.17 清十八世纪 黄花梨独板面翘头案1.JPG

LOT.17 清十八世纪 黄花梨独板面翘头案

尺寸:88 x 206 x 36.5 公分,34 5/8 x 81 1/8 x 14 3/8 英寸

本案造型沉稳典雅而不失轻灵,独板案面一木连做,牙条亦然,沿边起线,档板镂空长方开光。案面两端圆边翘头,既为美观,亦可隐藏尾端木纹。西方多称本品形为供桌,用途多样,写字、作画、及陈列古董皆宜,亦可作家居祭坛供桌,置于较大之长方桌前,摆放之法可见于福建泉州朱氏祠堂,Gustav Ecke摄于1927年,图见《Chinese Domestic Furniture》,拉特兰,1962年,图版161。可参考一长方形桌例,两端翘头,档板镂空,出自Walter Fuchs收藏,出处同上,图版61;另一例尺寸较小,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载于《A Treasury of Ming and Qing Dynasty Palace Furniture》,北京,2007年,卷1,图版309;伦敦苏富比亦曾售一例,1984年5月4日,编号63;再比一例,售于纽约苏富比1984年10月13日,编号391。另可参考两例,其一图见王世襄,《Classic Chinese Furniture. Ming and Early Qing Dynasties》,伦敦,1986年,图版 103; 其二售于纽约苏富比1988年10月19/20日,编号553。

LOT.18 清十八世纪 紫檀镶大理石南官帽椅一对1.JPG

LOT.18 清十八世纪 紫檀镶大理石南官帽椅一对

尺寸:104.5 x 60 x 49 公分,41 1/8 x 23 5/8 x 19 1/4 英寸

本品比例均称,搭脑一木连作,线条起伏,呼应模仿竹枝的扶手及牙条,大理石嵌板对比紫檀绵密纹理,相得益彰,更显雍雅。本对椅托泥两端出头,罕见于同期作例。现时并无近例记载,唯可参考一紫檀官帽椅例,透雕牙条,托泥模仿竹枝,图见Sarah Handler,《Ming Furniture in the Light of Chinese Architecture》,柏克莱,2005年,页 119,同录一例,靠背板嵌大理石版,见页121;另比一对红木椅,靠背镶桦木,近椅足托泥与本品相近,售于纽约苏富比1986年4月10/11日,编号461。此类椅属南官帽椅,乃出自明朝之经典,现存并无带年款作例,唯上海卢湾潘允征墓曾出土小椅数具,可供参考。

LOT.19 清十八世纪 紫檀镶大理石罗汉床1.JPG

LOT.19 清十八世纪 紫檀镶大理石罗汉床

尺寸:205 x 118 x 92 公分,80 3/4 x 46 1/2 x 36 1/4 英寸

清代家具,实用美观,两者兼具,本罗汉床正为佳例。大理石纹理变化自然,映衬紫檀亮泽如丝,相得益彰。床足及床架光素无纹饰,仅于内侧刻雅淡浅浮雕,尽展木材优质。紫檀木床甚为难得,皆因木材珍贵,故本品应属曾显赫皇族所有。大理石板初时镶嵌于木框之内,或称「石画」,最早流行于明朝,深受文士珍重,主要製自云南大理石材。天然石纹隐有山水之意,置于文人书室,或点缀亭台楼阁,皆为合宜。本罗汉床镶大理石,亦属良配,文人聚首,谈天论道、书画挥毫之余,观赏石纹,更添灵感。清宫旧藏一例,饰十一块大理石板,大理石两面可见,现藏于北京,载于《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明清家具(下)》,香港,2002年,图版13。清代流行于主框内镶嵌大理石作饰,清代宫廷绘画《雍正行乐图册》,描绘雍正帝斜卧于床榻之上,图见《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清代宫廷绘画》,香港,1996年,图版16,页108;此外,《月曼清游图册》描绘众女赏画,背景包括一镶大理石床,该画为清宫旧称,现存于北京,载于《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明清风俗画》,香港,2008年,图版47.11。罗汉床特色为三面围子,后发展为左右围板略矮,床板高低起伏宛如宝座之式样。罗汉床日间为榻,晚间为床,转换简便,兼且既可独坐,亦能款客,构思灵巧。元代陈元靓《事林广记》木刻版画《打双陆图》,绘两打双陆者同坐于榻上,榻形与本品相近。本床式样臻于明朝,前述画中床榻部份支架,不复见于明朝以降,围子分布更为精细,均称典雅。王世襄论述,低背床之中,以三面围子最为普遍,左右围板略小;次之为五幅围板,背面三板,左右各一;亦有七板式样,背板三面,左右各二,本品属后者,罕见于明代,清朝中期开始较为普遍,详见《Connoissuership of Chinese Furniture. Ming and Early Qing Dynasties》,卷1,香港,1990年,页77-78。

LOT.20 清十八世纪 黄花梨四面平长方桌1.JPG

LOT.20 清十八世纪 黄花梨四面平长方桌

尺寸:83 x 173 x 41 公分,32 5/8 x 68 1/8 x 16 1/8 英寸

本桌造工精巧,牙条带几何卷草纹饰,对比四面平式简洁设计,彰显十八世纪木匠造诣娴熟,成就非凡。如此方角纹饰,似启发自竹製家具结构,桌椅牙条及横枨上加短竹枝,令其更为稳固,一例见于大理国描工张胜温(活跃于12世纪)画梵像卷,该卷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图载于Ronald W. Longsdorf,《Chinese Furniture. Selected Articles from Orientations 1984-1999》,香港,1999年,页186,图版2a。如本桌之几何纹饰流行于清朝,田家青论述,此品类应为苏州艺匠所製,製于苏州或清宫造办处,详见,《Chinese Furniture. Selected Articles from Orientations 1984-1999》,香港,1999年,页218。牙条带纹饰及足带托泥之四面平式桌甚为罕见,可参考一例,製于十九世纪,伦敦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图载于Craig Clunas,《Chinese Furniture》,伦敦,1988年,图版45;一对紫檀桌售于纽约苏富比2010年9月15日,编号351;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一例,无托泥、刻几何纹浮雕载于《 A Treasury of Ming and Qing Dynasty Palace Furniture》,北京,2007年,卷1,图版217。相近几何卷草纹亦见于束腰桌例, 出自H.T. Haon收藏,图载于Michel Beurdeley,《Chinese Furniture》,东京,1979年,图版124;北京故宫博物院亦收藏一竹製例,载于《 A Treasury of Ming and Qing Dynasty Palace Furniture》,出处同上,图版213。

LOT.21 清十八世纪 黄花梨方凳一对.JPG

LOT.21 清十八世纪 黄花梨方凳一对

尺寸:49 x 53 x 47 公分,19 1/4 x 21 x 18 1/2 英寸

本对束腰黄花梨凳四腿方材,下展挺拔内翻马蹄足,突显造形稳重。此罗锅枨典型式样小巧轻便,用途广泛,流行自明代以降。George N. Kates论述,此类凳于唐朝被视为妇女座椅之典範,展示女性腰、颈、肩优雅线条而不失庄重,见《Chinese Household Furniture》,纽约,1948年,页49。比较黄花梨罗锅枨束腰方凳四张成堂,出自叶承耀医生收藏,曾展于《攻玉山房藏明式家具》,香港苏富比,2015年,编号11;另一组出自Tseng Riddell收藏,曾展于《风华再现:明清家具收藏展》,台北,1999年,页64-66;另有一对出自Dr Karl Benno Gruber收藏,售于纽约苏富比2007年9月18日,编号77;再比一例,出自安思远收藏,售于纽约佳士得2015年3月18日,编号130。是次拍卖并有一对相近作例,编号3,可资对比。

LOT.22 十七十八世纪 黄花梨翘头案1.JPG

LOT.22 十七/十八世纪 黄花梨翘头案

尺寸:84 x 198 x 48.5 英寸,33 x 78 x 19 1/8 英寸

本案两端翘头,云纹式角牙,映衬黄花梨木纹,更见华美,中式家具,以此式样堪称翘楚。此类案或两端翘头、或案面平直,阔窄不一,阔者,供观赏书画或绘画,窄者,小巧便携。本案比例均称,观之悦目,弧、直线配合得宜,故而种类纷呈,配搭灵活。此式样最早见于宋朝,夹头榫、格角榫、一木连做牙条并装细小角牙、双横枨,均为特色。两例可见于《村童闹学图》,断代宋朝,图载于王世襄,,《Chinese Furniture. Selected Articles from Orientations 1984-1999》,香港,1999年,页55,图版35。Henry Vetch收藏一黄花梨案例,两端翘头,图载于Gustav Ecke,《Chinese Domestic Furniture》,拉特兰,1962年,图版 45;另一例载于展览图录《 Ming Furniture》,Ming Furniture Ltd,博卡拉顿,1987年,编号2。此外尚可比较一例,属较早期式样,图载于王世襄,出处同上,页52,图版25。

LOT.23 十七十八世纪 黄花梨镶大理石官帽椅一对.JPG

LOT.23 十七/十八世纪 黄花梨镶大理石官帽椅一对

尺寸:114 x 58.5 x 46 公分,44 3/4 x 23 x 18 1/8 英寸

黄花梨官帽椅造型简洁,赏心悦目,因形似明朝官员制帽得名,象徵权位,乃王公贵胄之座椅。十五世纪木匠名着《鲁班经》记载,官帽椅构造精妙,乃中式家具建构精髓。Craig Clunas叙述,此类椅多为成对,应与中式房间摆设追求对称有关,见《Chinese Furniture》,伦敦,1988年,页20。据明清木刻版画记载,此类椅或置于饭厅,或于厅堂款客,亦见于文士书阁。一例可参见1616年版《金瓶梅》,画中男子与正妻坐于官帽椅上用膳,众小妾则坐凳上(出处同上,页20)。靠背镶大理石之官帽椅甚为罕见,其中一例出自Tseng Riddell收藏,曾展于《风华再现:明清家具收藏展》,台北,1999年,页83;另一对例靠背各嵌一对大理石板,图载于安思远,《One Hundred Examples from the Mimi and Raymond Hung Collection》,纽约,1996年,图版11;另两椅售于纽约苏富比,先后为1991年11月16日,编号463以及1992年6月3日,编号340。

LOT.24 清十八世纪 黄花梨十字海棠纹方角立柜1.JPG

LOT.24 清十八世纪 黄花梨十字海棠纹方角立柜

尺寸:185 x 97.5 x 50 公分,72 3/4 x 38 3/8 x 19 3/4 英寸

透雕家具,流行于清朝,整体造型线条简洁,映衬繁缛透雕,两相益彰,透亮明净,深受拥戴。三面透雕立柜,空气流通,宜于放置书籍,光线穿透,打阴影于柜内工艺品,别具意趣。本品之透雕柜门,风格有别于下半部柜门之平地阴线,门框与柜身亦有别,故透雕或为专邀匠人特製,再后来装嵌。饰透雕之黄花梨立柜,可参考数例,其一为圆角衣柜,仅上半刻透雕,1994、1998及2011三度售于纽约佳士得,最后一次为2011年3月24日,编号1369;另一例柜门上下各饰透雕,图见安思远,《Chinese Furniture. One Hundred and Three Examples from the Mimi and Raymond Hung Collection》,纽约,2005年,图版8,售于香港佳士得2009年12月1日,编号1931,出自洪氏收藏。尚可比较上部柜门透雕的四门柜例,如一黄花梨对例,售于伦敦苏富比1989年10月27日,编号40;另有紫檀柜,售于香港苏富比1992年10月27日,编号282;再比一紫檀例,售于香港佳士得2010年12月1日,编号3017。

LOT.25 清十八十九世纪 黄花梨长方桌1.JPG

LOT.25 清十八/十九世纪 黄花梨长方桌

尺寸:84 x 98 x 57 公分,33 x 38 1/2 x 22 1/2 英寸

比较一黄花梨桌例,透雕牙条,图载于Gustav Ecke,《Chinese Domestic Furniture》,拉特兰,1962年,图版65,售于纽约苏富比1986年4月10/11日,编号337;另可参考一紫檀桌例,售于香港苏富比1991年10月30日,编号358;再比一例,尺寸较大,售于纽约佳士得1986年1986年6月5日,编号 400。本桌牙条与横枨之间之矮老,构思取材自建筑。Sarah Handler论述,中国北方建筑,两直柱支撑横樑,上撑蜀柱,樑上抬樑,层层递升,详见《Ming Furniture in the Light of Chinese Architecture》,柏克莱,2005年,页155。作者并述,《鲁班经》图载屋顶建构技术,蜀柱双榫纳入横樑,出处同上,页 155 (右上)。

LOT.26 明末 黄花梨条桌1.JPG

LOT.26 明末 黄花梨条桌

尺寸:81 x 153.5 x 54 公分,31 3/4 x 60 3/8 x 21 1/4 英寸

本桌造型简洁,更显黄花梨木色泽丰润,木纹秀丽。尺寸相近之桌多以横枨及角牙支撑结构,加强承托力,本品无则横枨角牙,颇为鲜见。比较一例,现藏于赛克勒美术馆,Smithsonian Institution,华盛顿D.C.,载于Sarah Handler,《Austere Luminosity of Chinese Classical Furniture》,柏克莱,2001年,页21,图1.13。此类条桌无横枨,长度适中,适宜用于观赏书画、挥毫作画,并置书籍、笔筒等文士珍玩于桌上,故又称画案。本桌造型简约,桌足微往内收,下承马蹄足,典雅大器,实属佳例。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作者:郝增涛
红木古典家具网创始人 袭明轩创始人,馆藏明式家具的精致传承者 自媒体人,多家自媒体签约作者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canzuo.net/post/1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