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顿馆藏中国明清家具集

波士顿美术博物馆

在1870年,哈佛大学波士顿图书馆和马萨诸塞理工学院为展出它们收藏艺术品而倡议筹建这座博物馆。美国建国100周年纪念日1876年7月4日正式于科普利广场开馆。迁至现址的新馆于1909年11月15日对外开放。1981年由著名建筑师贝聿铭设计的主楼西翼落成并开放。

波士顿美术博物馆以收藏东方艺术品著称于世,现藏有中国和日本绘画5000余幅。其中有相当数量的宋、元时期名画,如保存完好的唐张萱《捣练图》,宋代摹本、宋徽宗《五色鹦鹉》等。其他绘画藏品也十分丰富,有格列柯、委拉斯贵兹、提香、丁托莱托、罗梭等人的作品,有伦勃朗、鲁本斯、普桑、夏尔丹、库尔贝、马奈、德加、华托、雷诺阿、保罗·塞尚、梵·高的作品。

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的馆藏物品非常丰富,有很多藏品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真迹。展品有按地理位置分布的,也有按展品类别分布的。从地理位置上分,有亚洲馆、非洲馆、美洲馆、欧洲馆等。按展品类别分,有古典艺术、乐器、当代艺术、欧洲绘画等。由于展馆众多,展品丰富,如果每件展品都要细看一番,那就是在博物馆呆上三天,也许就看不完全部展品。所以,只有波士顿当地市民才有可能对每件展品都品味一番。对大多数游客来说,全都只能走马观花地浏览一下,或是对自己感兴趣的展馆进行重点参观。

古典艺术品是该馆的重要藏品,包括中国古代书画精品,古希腊、古罗马、伊特拉斯坎的青铜、陶瓷、雕塑、钱币、宝石、金银器、玻璃等。该馆还拥有世界上除法国外最大的C.莫奈绘画馆和世界第一流的19世纪美国艺术馆。它的埃及古王国实物收藏在世界上占有重要地位。1927年该馆设立附属艺术学校。1979年该馆在波士顿市中心法纳尔大厦商场设立了分馆。该馆定期出版学术杂志《美术博物馆馆刊》。

本文以下内容整理自古典家具研究谭向东先生的博文

自96年举办《屏居佳器》中国古代家具展,波士顿美术馆成为明清家具收藏者心中的圣地之一。本博馆藏系列陆续介绍了该馆别具特色的部分代表性藏品,有些蜚声海内外的名品,却没有详细讲解,网上介绍的很多了,而我不想重复,除非有新鲜的资料具有参考价值,或者有不同的学术观点可以抛砖。仅在此略作说明,便于新近接触古典家具的朋友有个简略的认识。

黄花梨透雕龙纹座屏,是该馆镇馆之宝,“屏居佳器”的命名与其直接相关,展览的图录也是也其局部纹饰没图做封面封底,足见其分量。


百宝嵌官帽椅

百宝嵌工艺又名“周制”,相传为明代嘉靖时人周翥所创。是指以金银珠宝、珍珠翡翠、象牙螺钿等等为材,雕刻山水花鸟人物等,镶嵌于木器或漆器之上。

波士顿美术馆收藏有四只黄花梨嵌百宝南官帽椅,是百宝嵌应用于明式家具上的典型代表。

椅子搭脑及扶手均以大料锼挖出曲线造型,烟袋锅榫的高度超乎寻常。背板、扶手、联帮棍曲率优美,极富动感,与座面下的平直形成鲜明的对比。造型稳健峻峭,出类拔萃。

该椅最珍贵之处,在于椅背的百宝嵌装饰。不仅镶嵌的工艺精绝,画面构图的风格,直追古人的笔意,仿佛以刀代笔,浑然天成。此类百宝嵌的南官帽椅,已知传世的仅余十一件,与此椅或为一堂的另外两只南官,目前收藏于国内知名藏家手中,下月有望在北京举办的坐具展览中看到。

黄花梨

波士顿艺术博物馆的中国古代家具馆,藏有一具特别的榻。本博此前博文介绍过不少这种单人独卧的榻,别称“独睡”。有壸门式、四面平式、剑腿案式等等,以四面平式最能代表明式榻的经典之处。

但无论何种单人榻,均是平直的床面,或软或硬。古代书画中也有很多榻的画面出现,也未见有特殊状况。似波士顿馆藏的这件,算得上特立独行至为罕见,榻的两端如长供案一般带有翘头

四面平式家具,以粽角榫造就极简的家具形态,可谓煞费苦心创制出精巧严密的榫卯结构,为得是留给人们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外形。某种意义上说,欧洲包豪斯们,从明式四面平家具等简约风格中汲取的养分,才设计出所谓现代极简主义的家具。

而四面平再加翘头,似乎有画蛇添足之嫌。尽管别具风韵与众不同,很大程度上满足了收藏者猎奇的心态,但不得不说,很有可能是后人的臆造之作。当然,本博也是揣度而已,未经苛证。

熟知古代家具尤其是关注拍卖的朋友,一定会有人拿另一件知名的小条桌来说事,就不必了吧。

黄花梨条桌

典型而又特色突出的器物,是博物馆最喜欢收藏的。波士顿馆藏的黄花梨霸王枨条桌,是明式条桌的标准器,而且非常有可能是明制的。

边抹简洁利落,束腰牙板比例适度,霸王枨刚劲健硕,显得非常有力道。牙板与腿足斜角相交,过度顺畅自然,延边铲地阳线挺括饱满。腿足向下渐窄,形成侧脚,至底翻出马蹄。

也许是视觉的问题,方截面腿足略显粗硕,尤其是侧面显得宽了少许。

马蹄足的时代特征明显,低矮而扁平,勾起的幅度偏大,是明代家具常见的类型。马蹄的内角有挖缺,这在相对粗大的罗汉床腿上经常能看到,出现在条桌上,十分罕见。

有人认为这条桌是典型的苏做家具,我倒有些不同的看法。相对来说用材较大的腿足及线条刚硬的霸王枨,在苏式中并不多见。关键还有一点是照片上看不到的:面下的霸王枨成十字相交后搭接于穿带上的,苏做及周边地区没有这样的做法。因此我认为,这是件北方匠师的作品。

黄花梨仿竹节榻

96年波士顿艺术博物馆举办的“屏居佳器”中国古代家具展时,并没有前文所说的带翘头的单人榻,展出的是这只仿竹节藤面榻,是当时的借展品,因而并未在该馆常年展出,所以近年去该馆参观时看不到这件。96年之后这只榻再未出现,无论是博物馆抑或拍卖会?是故权且当做是该馆的藏品在此陈述。

仿竹节的家具以前介绍过一些,比之更加惟妙惟肖的也有,连竹芽竹叶也雕琢其间的,似本博两月前介绍的竹节南官帽椅。

这只榻并没有细腻到那种程度,但腿足仿生竹子根部紧密排列的竹节纹。横竖材折角处圆包圆更将竹家具的特征完全的展现,是非常用心的仿生作品。

唯独罗锅枨上的荷叶形卡子花,与仿竹形态无关,显得突兀。是否有其他原因,需待上手探究。

黄花梨凤纹半桌

上博王世襄就旧藏的黄花梨展腿式凤纹半桌,是明式家具中“妍秀”之美的代表作品。可喜的是这样的绝世精品并非孤例,波士顿艺术博物馆就藏有几乎一模一样的这种半桌,而03年纽约佳士得秋拍,甘高夫盖斯专场拍出的一件,也与之相同。

波士顿的半桌自96年展出,至前两年有网友去参观时,一直在陈列状态,且尺寸比其他两只略小,尤其是在进深上相差3英寸。

这一类展腿式半桌,底足带柱础、饰以螭纹角牙的,早在88年的纽约苏富比就拍出过一件,只不过那件不是凤纹,也没有霸王枨和束腰上的荷叶边。

黄花梨炕桌

前文说过波士顿馆藏家具,每一款都是其同类中的翘楚。这件炕桌也不例外,可见该馆收藏的水准非同一般。

炕桌是存世量最大的古代家具之一,几乎每次拍卖都能见到,且相对比较完整。这因为在北方,炕桌是常备家具,再穷的人家即便没有饭桌,也会有件炕桌的。且体量小容易保存,故而存世较多。

炕桌边抹宽厚,冰盘檐素混,下敛的幅度较一般炕桌为大,至底踩一道边线,显得喷面突出。束腰与牙板一木连做,是为假两上。鼓腿彭牙,三弯外翻马蹄。整体造型规矩匀称,是非常标准的明式炕桌。

一般炕桌牙板浮雕也很常见,但此桌所雕之卷草,不仅肥满舒缓,延展悠长,飘动的卷叶向上直抵束腰,在牙板上沿的弧面卷曲翻转,占据整个彭牙。这样的雕琢已接近圆雕的手法,不仅仅是施于平面上的铲地浮雕,非一般匠师所能为之。牙板与腿足斜肩相交,四足肩部亦浮雕花叶,有如披肩飘带。最为特殊之处,在花马蹄上。由牙板而起的阳线沿腿足内侧下行,至卷足处翻出卷珠叶芽,平添意趣,生出几许意料之外的动感,不愧为妙想。

不循常规,于人所不察之处施以巧思,虽不免有炫技之嫌,却比雕虫小技要清新许多。

无疑,这样的施为,将日用器物化作了艺术品。

相类似的一例,见于88年纽约佳士得,不仅外翻足上生出花叶,更沿腿足直上,欣欣向荣焉。

四出头

波士顿馆藏的家具,每一款都是典型器,比如前几日所述的百宝嵌椅子,是南官帽中最出类拔萃的代表作。本文的这件,亦是四出头椅子类的翘楚。

该婉转的地方,或蜿蜒旖旎,或兜转有力,或廻旋逡巡;每一弯,自有风情也各有千秋,唯一相同的是绝不拖泥带水。

该平素的时候,或方圆蹈矩,或宽窄相宜,分毫的把握中显露毕生的艺匠功力。

这样平切如刀的大四,相类的例子见于芝加哥艺术馆所藏,参见此前的博文《刀锋》

觉得那些文字用来描述这把椅子,也是一样的贴切。

稍有些许工手上的区别,在于圆材垂直相交处,似乎并非苏式蛤蟆肩的做法,值得深究。

五足圆香几

香事在古代是重要的人文活动之一,与烹茶、插花、挂画并列为四艺,为文人所喜爱,香具是古代风雅之士生活中的重要物品。

宋元明清书画中香事场景时有出现,香几的形象多数为方形,甚至有关佛事的画像中有六足高束腰带须弥座的香几,但圆形香几较为少见。图二的明万历时期的版画中,冬日里侍女以炭火煮茶,端给主人的画面,侍女右侧有一具圆形四足托泥香几的形象。

波士顿馆藏的五足圆香几,官方网站上没有数据介绍,据《屏居佳器》载,该香几高约78.1厘米(30.75in),直径约50.8厘米(20in,应该是彭牙处的最大直径,面径略小,否则不成比例了)。

五根圆边攒框镶芯板,沿边起宽约1厘米的拦水线。冰盘檐浑圆饱满,与内收的束腰及一进一出形成婉转的曲线,顺接膨出的牙板,过度自然优雅,犹如美人的腰身。

五足插肩,上直接面边底部。下垂较直,到中部以下才缓缓的内收,内收的幅度亦不大,至底翻出肥满的马蹄,落于托泥。

书中的照片,清晰的显见靠墙壁一侧的腿足有明显的接痕,估计此几曾受过猛烈的冲击,否则不会造成粗硕的腿足断裂。其他部分亦有换配的迹象。

与上博陈梦家的圆几相比,曲度的变化不及,张力尽失,尤其马蹄足的形态,不如上博有万钧之势。

八仙桌

一米见方(39in*38in)的桌子,是名符其实的八仙桌啦。波士顿馆藏的这张八仙桌,乍看似乎平淡无奇,没什么可说的。不过仔细揣摩下,竟然发觉有不少与众不同,想不说都难啦。

方桌面而圆桌腿的,多见于无束腰桌子,圆腿直抵桌面下沿。而有束腰的方桌条桌,若为圆腿多数是展腿式,即上方下圆。本桌则无此过渡,此其一也。方桌有束腰,有束腰马蹄足多见,有束腰而无马蹄,也不多见,这并不符合前辈总结的明式家具的造型规律。此其二也。方桌牙板极窄,下接高拱顶牙罗锅枨枨子的运用是为了结构的稳固,常规的明式以简练的结构著称,并无多余的构件或装饰件。该桌则于罗锅枨内另设霸王枨,复合型的强化结构。此其三也。

细审之下颇多怪异的桌子,是所见唯一同时使用罗锅枨和霸王枨的方桌。带有霸王枨的方桌或条桌,多数时候单独使用。即便有其他结构,也以角牙常见,而角牙的装饰性远大于结构性。有意思的是这桌子的罗锅枨和霸王枨在同一高度,正视的位置上,罗锅枨的弯曲部分几乎与霸王枨重合,这使得视觉上不易发现霸王枨的存在,从而达成简约的审美取向。技术与审美,被匠师熟练的糅合起来。而牙条的变窄,是为了提高罗锅枨拱起的高度,藉此,似乎也能佐证罗锅枨并非后加上去的。

类似有束腰而直圆腿的桌子,并非孤例。1987年的纽约佳士得\901018苏富比612,各上拍过一张带有拦水线和霸王枨的八仙,唯一明显不同的,是没有罗锅枨。

五足圆香几

高束腰的圆香几,经常出现在明代版画之中,如图二三所示为万历至天启年间的版画。圆形家具较之方形家具难得,更何况高束腰、鼓腿彭牙、三弯腿带云翅、同样的高束腰底座,种种元素决定了这是一件出身高贵的家具。其间各部位比例把握适度,尤其是三弯腿曲线优美舒畅,点缀的透空如意开光、云翅、翻叶,无不精雅别致,塑造明式香几的完美形体。

如此一来,自然少不了华美的外衣。全器以明艳夺目朱漆为地,数百年的岁月磨砺,无损其高贵和醇正。几面填彩漆,绘一路连科,束腰、彭牙、底座等处彩绘折枝花卉吉祥图案,使得香几绚丽多彩,亭亭玉立风姿绰约。

这些我们能够看见的外表,已是如此的靓丽。而更令人惊讶的是,圆香几的内胎竟然是黄花梨木制。这在如此推崇名贵材质的今天,简直是不可思议。

宇宙洪荒黄花梨翘头案

明式家具有一种特殊工艺,就是活榫结构,是为了便于移动及储存,利用硬木强度高耐磨损,可以反复拆卸而不损害结构致密强度的做法。通常,具备此种结构工艺的家具,可以轻易拆卸成若干个构件,既不占地又便于搬运。反之,需要组装时也能瞬间还原组合起来,简单易操作,是数百年来历代匠师的聪明才智的结晶。目前在国博大美木艺》家具展上,由恭王府提供的黄花梨灵芝纹带托泥翘头案,就是一件典型的可拆卸式的明式家具。

而经由反复拆卸组合的家具,为了便于操作的顺利,记录构件之间的位置关系,常常在隐蔽处采用标记的办法,以成组对应的符号来辨识方位及或顺序。常用的符号包括数字、方位(上下左右前后)、天干地支等。还有的采用特殊纹饰,如加州旧藏的鸂鶒木箱式榻,以成组的杂宝纹为标识。

当然,以文字为标识的也很多,比如波士顿馆藏的这件黄花梨螭龙纹翘头案。长达320厘米而可以拆卸的大案,并不多见。此案如儿戏积木般轻易拆解为五个构件,即案面一、长牙板二、组装板足二,简单的令人惊诧。

轻易拆解的榫卯,只是腿足、牙板、台面之间的结合部位。因此匠师在两侧四个交集点,即夹头榫的位置处,分别在腿足上端的榫头上、牙板内侧以及大边榫眼处,墨书“宇、宙、洪、荒”三组,安装时只要找对相同的字,就可以轻易确定方位。

黄花梨岁寒三友玫瑰椅一对,是所见玫瑰椅中装饰最为华美的代表作。尽管略显繁缛,但无疑是明式经典之器,雕琢之精令追慕者难望项背。

黄花梨螭龙纹六柱架子床,浑身上下雕满了大大小小的龙纹,主人家非富即贵,否则真当不起。放在展厅这个位置,真不显好,不如纳尔逊的气派。

黄花梨龙首搭衣架,角花牙均为龙纹,站牙则看不见。中牌子两侧凤穿牡丹,中间的一幅则是福禄寿三星,相会于松竹梅间。刻工一流,吉祥的符号繁多,用心良苦。

黄花梨独板交椅,成对,雕山水纹饰,层次感超强,未见于图录,应是后期收入的藏品,没有较为可靠的详细资料。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作者:郝增涛
红木古典家具网创始人 袭明轩创始人,馆藏明式家具的精致传承者 自媒体人,多家自媒体签约作者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canzuo.net/post/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