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上海博物馆藏王世襄先生书房旧藏黄花梨品字栏杆加双环卡子花架格

上海博物馆藏王世襄先生书房旧藏黄花梨品字栏杆加双环卡子花架格

清代诗人袁枚说:“书非借不能读也”,明代学者归有光的项脊轩有“借书满架”。他在《项脊轩志》里这样描述自己的书房:“项脊轩,旧南阁子也。室仅方丈,可容一人居...... 前辟四窗,垣墙周庭,以当南日,日影反照,室始洞然。又杂植兰桂竹木于庭,旧时栏楯,亦遂增胜。借书满架,偃仰啸歌,冥然兀坐,万籁有声;而庭堦寂寂,小鸟时来啄食,人至不去”。虽是陋室,却能得主人安然一隅,借书满架,享受自己的精神世界。可见,无论是什么样的陋室,借书也好,藏书也罢,古人的书房总会有一个藏书的书架。“架”可通过汉字拆分成“加
攒长方格围栏架格

攒长方格围栏架格

此架格造型简练,具有明韵宋风。此架格方材,腿子横枨饰混面。格板四层,上数第二层下,安抽屉两具,抽屉脸安白铜吊牌。三面栏杆大方框内嵌长方格。底层之下四面装刀牙板。

打造明式书房不可或缺的书架

打造明式书房不可或缺的书架

书斋内设一书架,书架上陈列《经史子集》、《唐诗宋词》等书,钟、王、颜、柳名人字帖,《草堂诗余》、《正续花间集》、《历代词府》等闲文散集。弃俗事扰乱心神,独坐于书斋之中,或对日吟诵,或秉烛夜读,于书斋里享受一份宁静,从学问中获得人生之乐趣。

攒接品字栏杆加卡子花架格

攒接品字栏杆加卡子花架格

此架格在造型上保留了宋人追求秩序和法度的习尚。宋代家具多数以直线部件之间,又常以刻意推敲过的严谨得令人惊讶的位置组成优美的比例,取得内在隽永的审美效果。明式家具的纹样在其基础之上,完备了宋人对秩序、法度的追求,并仔细琢磨装饰与造型的完美结合。图中的黄花梨格架运用了多种对比协调手法,例如围栏抽象几何纹饰形成的对比,又有抽象几何围栏的细巧与整体几何方型所形成的对比。在对比中亦有协调。而螭纹里的曲中有直的形象也协调于方形结构的造型,还有螭纹与云头卷草纹的上下呼应。所有这些装饰艺术手法使原本单纯的造型妙趣横生。纹饰形象和黄花梨材质的选用,又增加了此格架古朴、典雅的风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