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足

红木家具最基本又多变的部件腿足

红木家具最基本又多变的部件腿足

“物类之起,必有所始;荣辱之来,必象其德。”荀子《劝学篇》。但凡一种事物的兴起,一定有它的根源。荣耀与屈辱,是一个人的德行长期积累的结果。所谓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可知,这足下的跬步乃是致于千里的基础。明黄花梨高束腰条桌在中国古典家具薪火相传的这漫长岁月中,每一个口传心授的老师傅都会教导徒弟们慢工出细活,做人做事有板有眼,所做家具必须四平八稳,严丝合缝。这才是这种传统手工艺的精髓。有心法,有手法,有实物的传承,方能历经岁月,璀璨于历史长河中。

可乐马古典家具博物馆中高古家具腿足鉴赏

可乐马古典家具博物馆中高古家具腿足鉴赏

精品古典家具的魅力在于它无论从哪个部位都能展现出精致与讲究,我们且抛开家具的全貌,用心赏析这一组极具山西特色的传世精品家具的腿足。腿足雕刻与此桌雕刻相映衬,造型优美,风格古朴却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感。古典家具在民间非常讲究“就地取材”,这时因材取义,也是这件家具独一无二的主要特色。腿足选用天然随形根雕,别具匠心,风格富丽,极具装饰效果。花形腿的魅力在于从弧度上还是雕饰上都能展现出和谐的尺寸比例。一块木头雕出整个腿足,从工到料上颇为考究。此琴桌的腿足极具典型的宋代家具特征,简洁却讲究。

古典家具腿足上的兽头雕饰鉴赏

古典家具腿足上的兽头雕饰鉴赏

腿足上有兽头雕饰的古典家具鉴赏宋代有名仕林逋(和靖)曾作诗《山园小梅》,其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成为流传千古的咏梅绝唱。他一生不娶妻,无子嗣,只植梅放鹤,被誉为“梅妻鹤子”。他远离了传统世俗,安于自然,乐于自然,实现了内在极致的安然。但如他般的雅士实为少数, 大多数人只能在诗画,赏玩品或者家具的雕饰中聊以慰藉内在追求高雅闲逸之情。故在古典家具中多有用雕饰手法来展现“妻梅子鹤”般人与动、植物互动的和谐之感。腿足上有兽头雕饰的古典家具鉴赏雕刻在中国古典家具中,是非常重要的装饰手法......

欣赏古典家具上的美腿

欣赏古典家具上的美腿

精美的花腿在家具上即成就了家具的使用性,更加突现了家具的历史及艺术上的深层次的美。美的第一印象固然重要,但需要喜爱它的人欣赏。能与之神交才会看到它内在更深层次的韵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