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木家具

袭明 | 古人享乐 离不开香 解读明式家具承托香炉珍贵的方香几

袭明 | 古人享乐 离不开香 解读明式家具承托香炉珍贵的方香几

古人享乐,宋代的标准:读以理书,学法帖子,澄心静坐,益友清谈,小酌半醺,浇花种竹,听琴玩鹤,焚香煎茶,登城观山,寓意弈棋。香,芳也。据小篆,从黍,从甘。“黍”表谷物;“甘”表香甜美好。本义:五谷的香。宋代词人辛弃疾曾有“稻花香里说丰年”的词句。香能让人从嗅觉上享受生活的美好,无论五谷之香亦或花香。 熏香是我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李白《杨叛儿》:“博山炉中沉香火,双烟一气凌紫霞”。沉香袅袅,凌入云霄,这豪放之气颇具李白风格。陆游《家中闭户终日偶得句》:“官身常欠读书债,禄米不供沽
袭明|德国学者艾克旧藏  明式家具标准器 恭王府收藏寿字纹圈椅

袭明|德国学者艾克旧藏 明式家具标准器 恭王府收藏寿字纹圈椅

提起寿字纹圈椅,自然会想到恭王府收藏的艾克旧藏那款。该圈椅曾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大美木艺》中亮相。恭王府寿字纹圈椅恭王府寿字纹圈椅尺寸:长62厘米;宽48;高102厘米;座高52厘米。通体黄花梨制。此椅最早出现在德国学者艾克的《中国花梨家具图考》中图87。书中209页家具品名及目录中注明,此件寿字纹圈椅为一对中之一件,利奥诺拉 利希诺斯基侯爵夫人和艾琳 希尔利兹夫人收藏。 据《恭王府 明清家具集萃》中对此圈椅的注解为:“原为德国学者艾克先生收藏,曾收入其1944年出版的《中国花梨家具图考》一书。2
袭明 | 用黄花梨仿竹制家具 赏仿竹家具的独到意趣

袭明 | 用黄花梨仿竹制家具 赏仿竹家具的独到意趣

清雍正帝的《十二美人图》是我们学习明清家具最好的历史资料。其中《十二美人图 下棋》及《十二美人图 鉴古》中出现了斑竹长方桌及斑竹扶手椅。竹制家具的使用在雍亲王时期很多。虽当时《各作成做活计档》并无“竹作”,却有斑竹家具的使用记录。如“四年十月二十五日年希尧进了:斑竹大号书架二对、斑竹大号书桌一对、斑竹坐几十二张”等。可见竹制家具在当时也是宫廷家具的一部分。古代文人喜欢采菊东篱下的悠闲生活,但也不会放弃“兰亭丝竹,曲水流觞”的附庸风雅。他们以竹之雅韵为形却用黄花梨为材,让家具有古风雅韵,且好看耐用
袭明 |  它别致而文雅 却没有联帮棍 说拍卖会的一款圈椅

袭明 | 它别致而文雅 却没有联帮棍 说拍卖会的一款圈椅

图片:《明式家具二十年经眼录》101页今年嘉德秋拍预展上出现一对安思远圈椅,它们曾被收藏家伍嘉恩女士收录在《明式家具二年经验录》中。 这款圈椅把简约而不简单的风格发挥到极致,让每一处线条和构件都充分展示出简单素雅、通透飘逸的美感。 安思远圈椅安思远圈椅尺寸:长61.5厘米;宽43.9厘米;高91.8厘米。圈椅黄花梨制,年份可以追溯至清初。 椅子的扶手末端为扁圆形,较一般的圈椅鳝鱼头不同,却别具风格。椅圈不是一般的五接造法,而是三接。椅子后足与立柱一木连做,鹅脖退后安装,并未与
袭明 | 都是圈椅为何它花枝招展 对比赏安思远收藏的螭龙纹圈椅

袭明 | 都是圈椅为何它花枝招展 对比赏安思远收藏的螭龙纹圈椅

今天说的依然是美国收藏家安思远先生《Chinese Furniture》里所列家具:图15,螭龙纹圈椅。我给它的定义是:花枝招展的圈椅。先来概览一下这款圈椅。 图片:《Chinese Furniture 》122页螭龙纹圈椅螭龙纹圈椅尺寸:长63厘米;宽49.5厘米;高104厘米。对于这个尺寸,相对长宽比例来说略高,可能是为了突出靠背板的雕刻纹饰。此椅子为黄花梨制,16世纪早期,安思远先生藏品,可惜并未成对。 图片:《Chinese Furniture 》123页椅圈为五攒接
袭明 | 王世襄书中绘图版玫瑰椅实物 对比解读安思远冰绽纹玫瑰椅

袭明 | 王世襄书中绘图版玫瑰椅实物 对比解读安思远冰绽纹玫瑰椅

接上篇文章,我们继续鉴赏“中国古董教父”安思远先生《Chinese Furniture》图版13的冰绽纹围子玫瑰椅。上件家具鉴赏中,若说安思远先生把透雕云纹矮靠背南官帽椅归为玫瑰椅,而这篇文章中出现的主角的确是我们明式家具中的玫瑰椅,而且还是款好看的玫瑰椅。冰绽纹围子玫瑰椅冰绽纹围子玫瑰椅尺寸:长59厘米;宽45厘米;高83.8厘米;座高50厘米。这尺寸基本是玫瑰椅的标准尺寸,精巧文雅,被江浙地区通称为“文椅”。此玫瑰椅黄花梨所制,明末清初,成对原为美国旧金山史密斯夫人所藏。每次看到家具出处,都
跨国收藏家写明式家具 美国安思远与王世襄先生南官帽椅对比

跨国收藏家写明式家具 美国安思远与王世襄先生南官帽椅对比

安思远,纽约知名古董商兼收藏家,他钟情于中国的传统手工艺品的收藏,被誉为“中国古董教父”。他的藏品在全球艺术界都有很大的影响力。我接下来会对他在《CHINESE FURNITURE》收录的藏品鉴赏。 透雕云纹南官帽椅透雕云纹南官帽尺寸:长56.5厘米;高92.7厘米。椅子黄花梨制,明末清初。椅子成对,为东京的一个收藏家所有。众所周知,在安思远先生所著书《CHINESE FURNITURE》中,给这对椅子命名为:“Low Back Armchair. Mei Kuei Shih”。 直观
当明式家具中的玫瑰,与娇艳如花的女子相遇,会有怎样的精彩

当明式家具中的玫瑰,与娇艳如花的女子相遇,会有怎样的精彩

唐诗,宋词,元曲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通过这些或婉约或豪放或抒情或激昂的文字,能让我们看到那个时代的文人拥有怎样的情怀。明代剧作家冯梦龙曾说宋代女词人李清照是“闺阁文章之伯,女流翰苑之才”。李清照爱花,她的词句“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不爱花的人哪里知道雨疏风骤后的海棠花是否依然花枝繁茂,唯有历经风雨的人才会有“绿肥红瘦”之感叹。很多时候,她以花写心情,或雀跃,或相思,或感叹。“红藕香残玉簟秋”“花自飘零水自流”她的一生,似繁花烂漫,又花开荼蘼,顺境逆境,皆成就
袭明 | 博物馆收藏的两件黄花梨一块玉的小翘头案

袭明 | 博物馆收藏的两件黄花梨一块玉的小翘头案

中国古典家具桌案类有一款叫“一块玉”。今天我们聊两款一块玉的翘头案,其一是上海博物馆收藏的王世襄先生旧藏:黄花梨插肩榫独板面翘头案;另一件是清华艺术馆收藏的黄花梨夹头榫云纹牙头托泥小翘头案。黄花梨插肩榫独板面翘头案 图片来源《明式家具珍赏》黄花梨插肩榫独板面翘头案尺寸:长140厘米;宽28厘米;高87厘米。它的案面为一块独板,厚度3.5厘米。案面两端拍两个抹头,抹头与翘头一木连做。腿子与案面接合采用插肩榫造法。牙、腿边缘起灯草线,在腿肩左右的牙条上各锼处卷云一朵。案腿在肩下不远处,造出叶状轮廓,
上海博物馆藏王世襄先生书房旧藏黄花梨品字栏杆加双环卡子花架格

上海博物馆藏王世襄先生书房旧藏黄花梨品字栏杆加双环卡子花架格

清代诗人袁枚说:“书非借不能读也”,明代学者归有光的项脊轩有“借书满架”。他在《项脊轩志》里这样描述自己的书房:“项脊轩,旧南阁子也。室仅方丈,可容一人居...... 前辟四窗,垣墙周庭,以当南日,日影反照,室始洞然。又杂植兰桂竹木于庭,旧时栏楯,亦遂增胜。借书满架,偃仰啸歌,冥然兀坐,万籁有声;而庭堦寂寂,小鸟时来啄食,人至不去”。虽是陋室,却能得主人安然一隅,借书满架,享受自己的精神世界。可见,无论是什么样的陋室,借书也好,藏书也罢,古人的书房总会有一个藏书的书架。“架”可通过汉字拆分成“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