攒接

古典家具里集固定、分隔、导向及美化作用的栏杆与围栏

古典家具里集固定、分隔、导向及美化作用的栏杆与围栏

阎立本 孝经图卷 部分唐代诗人李白曾赞誉杨贵妃“名花倾国两相欢,常见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倾国美人倚栏杆赏倾国之花,在别人看来确是另一番风景。闲倚栏杆自是别一番优雅风流。唐诗宋词中频频出现“阑干”(栏杆),倚栏杆自是能呈现出不同的感悟和情怀, 如李白的“名花倾国两相欢”;蔡文姬的“叹息欲绝兮泪阑干”;柳永的“残阳里,脉脉朱阑倚”;李清照的“阑干倚遍,只是无情绪”。或悲或喜,或怨或盼,凭栏眺望依总是情怀无限。阎立本 孝经图卷 部分我们可以从古代书画作品中看到人们的生活场景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