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世襄

上海博物馆藏王世襄先生书房旧藏黄花梨品字栏杆加双环卡子花架格

上海博物馆藏王世襄先生书房旧藏黄花梨品字栏杆加双环卡子花架格

清代诗人袁枚说:“书非借不能读也”,明代学者归有光的项脊轩有“借书满架”。他在《项脊轩志》里这样描述自己的书房:“项脊轩,旧南阁子也。室仅方丈,可容一人居...... 前辟四窗,垣墙周庭,以当南日,日影反照,室始洞然。又杂植兰桂竹木于庭,旧时栏楯,亦遂增胜。借书满架,偃仰啸歌,冥然兀坐,万籁有声;而庭堦寂寂,小鸟时来啄食,人至不去”。虽是陋室,却能得主人安然一隅,借书满架,享受自己的精神世界。可见,无论是什么样的陋室,借书也好,藏书也罢,古人的书房总会有一个藏书的书架。“架”可通过汉字拆分成“加
美国收藏家安思远先生收藏的黄花梨三屉闷户橱 附图纸

美国收藏家安思远先生收藏的黄花梨三屉闷户橱 附图纸

闷户橱,素有“嫁底”之称,是民间嫁女之家必备的嫁妆之一。这闷户橱在日常生活非常实用,故而备受人们喜爱。闷户橱,它为案形结体,高度与桌案相仿,可当桌案类做承具使用,同时它在案面下设有抽屉,两具、三具或多具抽屉,是跟闷户橱的长短有关。如带有地域特色的山东二闷,抽屉两具。北京联三,抽屉为三具。抽屉与抽屉下的闷仓,给储物收纳提供了方便。这种看似桌案类的家具因增加了储物功能,被称为“橱”,归为庋具。今天我们学习的是美国收藏家安思远先生收藏的一件三屉闷户橱。黄花梨三屉闷户橱黄花梨三屉闷户橱,黄花梨制,尺寸:
中国古典家具相互避让却又相辅相成的榫卯

中国古典家具相互避让却又相辅相成的榫卯

王世襄先生曾说明式家具有五美:木材美、结构美、造型美、装饰美、雕刻美。结构美作为五美之一,的确有独到之处。古典家具的构件接合,主要依靠榫卯工艺。榫卯结构是中国木建筑及传统家具的主要结构方式,各个构件之间的结点以榫卯相接合,构成富有弹性的架构。榫卯最基本的功能是保证架构的稳固性,同时兼顾美观。在中国传统家具中,匠师们可以精确的制造出各种互相避让却又能相辅相成的榫卯,这种工艺的精确、严丝合缝的技术,让世界都为之惊叹赞美。我们来看古典家具的榫卯是如何相辅相成互相避让的。 黄花梨弯材四出头官帽
古典家具里集固定、分隔、导向及美化作用的栏杆与围栏

古典家具里集固定、分隔、导向及美化作用的栏杆与围栏

阎立本 孝经图卷 部分唐代诗人李白曾赞誉杨贵妃“名花倾国两相欢,常见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倾国美人倚栏杆赏倾国之花,在别人看来确是另一番风景。闲倚栏杆自是别一番优雅风流。唐诗宋词中频频出现“阑干”(栏杆),倚栏杆自是能呈现出不同的感悟和情怀, 如李白的“名花倾国两相欢”;蔡文姬的“叹息欲绝兮泪阑干”;柳永的“残阳里,脉脉朱阑倚”;李清照的“阑干倚遍,只是无情绪”。或悲或喜,或怨或盼,凭栏眺望依总是情怀无限。阎立本 孝经图卷 部分我们可以从古代书画作品中看到人们的生活场景少
各具特色的传统明清红木南官帽椅对比鉴赏

各具特色的传统明清红木南官帽椅对比鉴赏

官帽椅作为中国古典家具坐具中的经典造型,备受人们喜爱。北京匠师对搭脑、扶手都不出头的官帽椅叫“南官帽椅”。南官帽椅是种形制可大可小、可华美、可素雅的坐具。我们对比来赏析三款各具特色的南官帽椅。上海博物馆展示紫檀扇形南官帽椅 四具一堂紫檀扇面形南官帽椅,尺寸:长75.8厘米;宽61厘米;高108.5厘米,紫檀制。先从尺寸上看,这是件尺寸较为硕大的官帽椅。座面足够宽大,盘腿而坐也可,这是除禅椅外一般椅子不可实现的。此扇形南官帽椅四具一堂,常年在上海博物馆中展出,料想曾亲眼见过此椅的人对它必见之不忘。
湖州博物馆珍藏的夹头榫画案及酒桌鉴赏

湖州博物馆珍藏的夹头榫画案及酒桌鉴赏

2013年,赵景心先生将23件珍贵的明清古典家具捐献给了湖州市人民政府,继而这些家具由湖州博物馆永久收藏。这些家具曾为陈梦家及夫人赵萝蕤旧藏。每次去上海博物馆看家具,都不免要去湖州走一趟,这些家具同气连枝,让人流连忘返。袭明制器 书房今天,我们就来鉴赏湖州博物馆珍藏的黄花梨夹头榫画案及黄花梨嵌瘿木夹头榫酒桌。黄花梨夹头榫画案黄花梨夹头榫画案,尺寸:长171厘米;宽73.8厘米、高83.5厘米。看家具,首先要看它的实用性,再衡量家中是否能搁得下。如今这件画案在博物馆中珍藏,已不能被谁使用了。在市场
聊古典家具腿子外圆里方实用性及合理性

聊古典家具腿子外圆里方实用性及合理性

圆和方,是最基本的几何图形、图形有柔和圆满之美,方形有工整方正之美,圆和方,体现了刚与柔的完美结合。中国传统家具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虽是有极大的传统内涵在,也有它最朴实的一面,合理且实用才是它们存在于我们生活的初衷。

说红木家具的满彻

说红木家具的满彻

在说红木家具满彻之前,我们先看什么是“彻”。《尔雅》注释彻:本意为撤除、拆除,引申为通达,通晓。《国语 周语中》:“若本固而功成,施遍而民阜,乃可以长保民矣,其何事不彻?”韦昭注:“彻,达也”。在《京本通俗小说 拗相公》:“精于数学,通天彻地”。王世襄在《明式家具研究》中注释为:全部用某一种贵重木材制成的家具。如全用紫檀曰“彻紫檀”,全用黄花梨曰“彻黄花梨”。袭明制器红木家具满彻,那必然是用料单一,一料到底,无任何杂木。回归问题,红木家具一定要满彻的才好么?我的答案是:红木家具不一定满彻的才好。
上海博物馆里王世襄旧藏的两件“有人情味儿”的无束腰凳

上海博物馆里王世襄旧藏的两件“有人情味儿”的无束腰凳

每次去上海博物馆,都会特别留意一件无束腰直足直枨凳子。王世襄先生在《明式家具珍赏》中详细介绍过它。还把它与另一件小黄花梨无束腰直足直枨小方凳放一起做了介绍。我觉得把它们放在一起更显“人情味儿”。怎么这么说呢?先埋个伏笔,等看完这两件凳子再详解。无束腰直足直枨小方凳凳子黄花梨制。尺寸:28厘米见方,高度为26厘米。它为典型无束腰制式,凳面攒边打槽平镶装板,边抹做素混面,凳面下有牙板,四足间装直枨管脚枨。凳子虽小,从用材和工艺上,一点儿也不含糊。边抹、腿足、牙板、管脚枨用材粗硕, 尽显淳朴格调。无束